外頭陽光像融化的奶油,在街道上溫熱且香甜的流動。
她窩在房間裡面,背脊無力的姿態,像枝梗斷裂的玫瑰。
 
「出去外頭走走吧?」我小聲的問。
她搖搖頭,用眼神告訴我她沒有心情。
我走到她身邊,目測一個可以感受彼此體溫、卻又不至於過度接近的距離,小心翼翼的坐下。
 
她望著前方,瞳孔游離,像在空氣中抓取什麼訊息。
我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,白牆一片。
她的心情是一個氣候混亂的國度,春夏秋冬缺乏紀律。
早上還有陽光守護、中午可能大雨滂沱、入夜後居然大雪紛飛。
 
旱季和雨季,不按牌理的相互推擠。
 
於是情緒可能龜裂燒燙、可能潮濕生霉,可能缺了個把手、掉了個蓋子。
品管嚴重的參差不良。
 
 
「妳到在心煩什麼呢?」我輕輕嘆了口氣,問。
「唉,自己也說不清,可能電池壞掉了吧。」她恍恍惚惚,指指自己的後腦杓。
我示意她把頭低下,她順從的將蓬鬆的長髮撩開。
我把她後頸子上,肉色的電池蓋子啪一聲的打開:「等等,我幫妳看看。」
 
大大的二號電池,並排在小小的方形空間裡。
電池液潰堤了。
黑褐色的黏稠液體求救似的,汨汨淌流在迴路板上。
 
「怎麼會這樣,」我皺起眉頭:「不是前陣子才幫妳換過電池嗎?」
她用沉默回應我的質疑。
「妳這樣三天兩頭就耗盡電力也不是辦法,我哪有這麼多的閒工夫照顧妳?」
我耐性盡失,粗魯的關上電池蓋子。
 
受罵,她委屈的把頭埋在膝蓋裡面,開始抽抽搭搭的啜泣起來。
「妳不要哭了。」我說,轉頭不看她。
時大時小的嗚咽聲,持續騷擾我的耳朵,惱人。
 
「妳老是這麼情緒化,我受夠妳了!」我猛然起身,怒不可抑。
 
離開房間之前,我冷然回頭。
她的細瘦身體依舊蜷縮。頭是抬起來了,看向我的眼神充滿抱歉。
 
碰!
 
我狠狠甩上房門。
把那個叫做貝兒的女孩,行隻影單留在房間。
 
親人、戀人、友人、敵人。
她是我每天相處二十四小時,卻始終不明白的難解謎題。
 
應該堅強的時候,她脆弱的像個失殻的軟體動物。
應該爽朗的時候,她鬱悶成灰撲撲的雨雲。
應該理智的時候,她把全部的情緒整罐打翻。
應該向陽的時候,她別過頭去,固執成一株任性的向日葵。
 
 
她是我無法離開,卻也最難愛上的戀人。
 
我握著鞭繩,在火圈和滾球之間狼狽不堪。
爲了她總是無法完美,為了這無法達成的馴服。
 
 
 
 
 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