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蒂賊賊的看了我一眼,我也賊賊又害羞的看回去。
下一秒,兩人意味深長的相視而笑。

青醬王子今天看起來依舊迷人的不可思議,寬寬鬆鬆的灰色毛衣讓他看起來像韓劇裡的男主角,不用半句台詞就能吸引所有女性觀眾的視線。

阿塞,就當作是幫你找尋對照組吧,這個公器私用的理由絕對夠堂而皇之。


「貝兒,我們去跟他認識。」米蒂直接了當的說了,正中我心。
「……」我充分運用「餓鬼假客氣」的作做藝術,意思意思的遲疑了一下下:「好。」
不需要假裝太久,三秒不多不少剛剛好,既有女性的矜持又有適度的果決。

「妳去。」米蒂老神在在的指派,軍令如山似的把任務派給我。

「我?」我死命搖頭,反射性的把球拋回去:「米蒂妳膽子比較大,妳去。」
這種事情當然要派最不可能接到子彈的人上場―─況且,我根本沒有跟男生搭訕的經驗,這樣硬著頭皮上場對我來說太不人道了。
「為什麼妳不去?」她訝異的皺起眉頭,理所當然的表情,好像我已經從搭訕界出師了:「妳看過那麼多本搭訕教主的書,又去研習現場領受過他的開光儀式,哪有不實際操練操練的道理?」

「萬夫所指、捨妳其誰。」米蒂鼓勵的笑了笑,食指用點名的姿勢比向我。
 
這令箭,接是不接?
 

我突然想起匡宇的搭訕課堂上,幾個男生煞有其事舉手發問的內容。
「教主,可不可以提供我幾句萬用的開場白?我每次一遇到想認識的對象,腦袋就空白成一片,所有之前預先演練的台詞全部忘光光。」
「如果女方完全沒有反應,冷眼看我的表情好像我是爬過去的蟑螂,我該怎麼辦?」
「如果對方很賞臉的停下腳步,沒有看到鬼似的馬上閃人,那我應該要繼續開啟什麼話題才可以把氣氛炒熱?聊天氣?談時事?有什麼話題是女生喜歡聊的嗎?」
「如果對方都不答腔,那意思是不是同等於被打槍?」
 
原來跨出主動的第一步,還真不容易。

我想跟那天問匡宇「搭訕的時候,要怎麼樣才可以阻止心跳加快」的男生,來個為時以晚的擊掌,順便告訴他:「我現在才明白你所謂心跳加快是怎麼一回事―─不只是心跳加快,那根本是會讓動脈爆炸的超高速臟器運作。」
我看過的匡宇的書、還有研習課程聽到的諄諄教誨,全部在我腦袋亂七八糟的糾結成一團,嘈嘈雜雜完全沒辦法整理出有用的指導方針。

「不要想太多啦,就上前說我跟我朋友想認識你就好了。」米蒂隔岸觀火一派輕鬆。
「妳說的容易,我現在緊張的要死!」我低吼。
「去吧,我的精神與妳同在。」米蒂推了一下已經勉強站起身的我。

看樣子,騎虎難下了。


青醬王子正專心的埋首於雜誌。
全然不覺緩緩的逼近,鬼祟的我。

「恩……那個……」平常的伶牙俐齒瞬間離我遠去,我用一種幾進語言障礙的說話方式,開口了。
青醬王子抬頭,一臉疑惑。
「我跟我朋友想認識你。」終於完整說出口了。

我的心臟居然沒有爆裂。

為了增加「我跟我朋友」這件事情的可信度,我回頭指指我跟米蒂就座的那張桌子。青醬王子順著我手指頭的方向看過去。

空無一人。
該死!米蒂這傢伙出賣我!


絕望地獄。

內在的我臉孔扭曲、哀嚎著「怎麼會這樣」然後順著漩渦狀的動線往下墜落。
如果現在奪門而出會不會不像個男子漢―─管它的,我本來就不是個男子漢!

「可以阿。」

三個字,我愣住。
青醬王子禮貌而友善的對著微笑。

他真是個好人!
他真是個大好人!
他真是個長的帥心地又善良的超級大好人!
看來我不必用把米蒂活活掐死這種爛方法,來幫整個搭訕行動劃上句號。

我、成、功、了。

餐巾紙的妙用不只在於可以擦掉嘴角的醬汁或食物殘渣;更可以作為緣分的開端,用來抄寫msn帳號和手機號碼。
我跟青醬王子留下了彼此的聯絡資料,然後強撐著發抖的雙腿努力不呈現出軟腳姿態,功成身退回到我的餐桌。

米蒂站在雜誌書架旁,壞透了的對著我比了一個大大的耶。
我拉著米蒂到櫃檯結帳。

店門外,刑場。
出賣朋友的下場就是用手指頭搔癢騷到斷氣。

「哈哈哈哈……」米蒂奮力抵抗,一邊笑的差點沒有噴出眼淚:「對不起啦,我一時鬼迷了心竅,想看妳臨場反應好不好嘛……」
還敢狡辯。棄朋友於不顧是唯一死刑。
「哈哈哈……拜託不要生氣啦…起碼妳有成功嘛……哈哈哈哈……」她上氣不接下氣的求饒。


我冷眼哼哼,決定留她個活口。
阿塞的升級之路,還需要多一個見證者。
 


~~to be continued~~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貝兒老師 的頭像
貝兒老師

貝兒老師上課了!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