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六夜晚,回到家裡已經近十一點。
在中原大學的商圈閒逛了一個小時,除了腳跟的酸疼感覺,我一無所獲的回家。
 
人、人、人、人、人。
街道上那麼多的人,構成一條緩慢流動,黏稠的河。
攤販之間像在舉辦一種關於氣味的比賽。
上一秒,鼻腔裡滿溢鹽酥雞的香氣,下一秒,車輪餅的甜味又緊接著取而代之。
 
「我要買條裙子,短的。」我對J這麼說。
「多短?」J隨口問。
「適合夏天的長度。」我堅定的解釋。
 
空氣中已經開始瀰漫著屬於夏天的氣味。
這氣味暖呼呼的,夾雜著白晝陽光的餘溫,還有夜晚躁動的蟲鳴。
 
拿出棉被,表示迎接冬天。
買條短裙,等於邀請夏天。
所以我需要一條短裙,就像鋪陳一種期待心情。
 
一個小時後,我放棄了。

這些裙子不是太短就是太長,不是太可愛就是太不可愛。
「這件怎麼樣?」我站在穿衣鏡前面,左盯右瞧。
「待會出了店,我再跟妳說。」J溫和的表情,讀不出半點批判意味。
 
於是,答案很明白了。
這件裙子跟先前試穿的幾件裙子一樣,注定得不到我衣櫃的入場門票。
 
「回家吧,今天我沒有購物的運氣。」
我彎下身,揉揉因為高跟鞋而酸疼的腳跟。
「確定不逛了?」J有點驚訝我這麼快就舉白旗投降。
「不逛,不想逛了。」我淺淺笑著,懶洋洋的搖頭。
 
下了J 的車,我轉身在夜色中對他揮了揮手。
回到房間,我在穿衣鏡前跌坐,用一種氣力盡失的姿態。
 
有一種久違多年的情緒,像幽魂一樣攀上了我的背脊。
無色無味,無形無體,份量卻無比扎實。

這個情緒的名字,叫做寂寞。
 

夏天的衣櫥,值得一件輕盈的短裙。
漫長的生命,應該遇上幾個真正理解你的靈魂。
 
可惜我既找不到裙子,也覓不著知己。
 
 
真正的寂寞,不是因為沒人陪伴。
而是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事物。
 
此刻我突然明白。

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