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擋風玻璃望出去,是長長一列近乎停格的車潮。
我重重的呼出一口鼻息,一語不發。
 
身旁的情人,雙手緊握方向盤,同樣沉默。
 
「到底,還要再塞多久?」
我用低八度的聲音,一個字一個字,吐出十分鐘之內我唯一講的一句話。
接著我轉過頭,用怨且帶憤的灼灼目光,逼視著情人。
 
情人的臉頰,劃過一道冷汗。
 
人們常常用「眼睛會說話」來形容女孩們顧盼之間的靈動俏皮。
這種說法,絕對不是一種誇飾。
此刻,我的眼睛正在用兩百分貝的超激音量,狂吼出極度危險的三個字:
 
我、餓、了!!!!!
 
 
常看Discovery的我知道,有三種情況,會讓動物變的異常具有攻擊性:
一、發情
二、攜子
三、飢餓
 
第一項就無須多做解釋了。
君不見,每當美女現身的時候,在場所有生物只要是公的,莫不磨刀霍霍向正妹、見獵心喜口水流。
 
第二項,「為母則強」這四個字,相信大家也都耳熟能詳。
公車火車上發飆罵小孩的媽媽們,哪一個不是鬥氣驚人,凶到連旁邊不相干的你,都想跟著低頭認錯:「阿母,我以後不敢啦!」
(為母則強,最好是這樣解釋的啦。)
 
第三項,飢餓,則是此刻讓我異常凶暴的主要原因。
 
我認識的大部分女生,都不耐餓。
(看到這裡的男性讀者,可不要白目的問上一句:可是妳們女生不是都很愛節食嗎?在此鄭重申明:我們愛的不是節食這件事本身,而是瘦身之後的曼妙曲線。)
 
飢餓是一件極度痛苦的生理體驗。
 
當妳的胃部宣告空洞的時候,妳的身體發冷、腦袋發暈、四肢無力,思慮混亂,全身上下所有的細胞,都在齊聲高喊:「我們餓了,給我們養分!」
 
然後妳就像凍死之際,在眼前看到慈祥外婆、各式溫熱美食的賣火柴小女孩一樣,開始不由自主的產生幻象。
當然,幻象的內容也全部和「吃」有關。
舉凡妳最愛的雞排、滷味、拉麵、焗烤、漢堡、薯條,都像排隊跟妳謁見似的,在妳眼前一一羅列。
 
妳可以看到它們湯汁迸濺的美味身影,聽到它們滋滋上桌的悅耳音效,甚至可以聞到撲鼻而來的濃郁香氣―――偏偏,妳吃不到!
 
這不是意識上的凌遲,是什麼?
 
一個女性友人曾經分享她的「餓女經驗」。
有一回,她和男友相約到一家知名餐廳共進晚餐,對方卻因為工作耽擱了一個半小時,她梳妝完畢端坐在客廳,餓到想殺人,男友匆匆忙忙打開家門,一看到她臉上肅殺的表情,當下連個屁都不敢吭,趕緊牽著她的手一路直奔餐廳。
 
桌上擺滿佳餚,她的筷子狂亂飛舞。
半小時之後,她心滿意足的揩揩嘴,對著臉色慘白的男友斜睨了一眼,輕聲說道:「算了,看在菜好吃的份上,這次就放你一馬。」
 
男友大喜獲赦,長長的吁出一口氣,終於「食而知味」,放心享用滿桌餘餚。
 
 
反觀,男生忍受飢餓的能力可就遠遠在女生之上了。

幾次,跟幾個男生好友一同出遊,不管眼前的風光再怎麼明媚、景點再怎麼誘人,只要接近用餐時間,我的話就會越來越少,臉色也越來越帶屎。
一到餐廳,香噴噴的食物上桌,唏哩呼嚕填飽肚皮之後,我這才心情轉好,隨口問起座旁友人:
「奇怪,你們都不會餓嗎?怎麼從來也沒聽你們在哭餓?」
「餓是會餓啦。」友人聳肩點頭。
「我連上一餐都還沒吃咧。」另外兩個男生各自補上一句。
 
兩餐沒吃,還可以保持愉悅的心情狀態,跟旁人互動、聊天?
此等耐餓能力,在我看來簡直超凡入聖!
 
「你們難道不會覺得,肚子太餓的時候,就會出現很多症狀?」
「什麼症狀?」他們齊聲問道。
「輕則心情煩躁、胃痛難耐,重則暴躁易怒、攻擊性驟增。」我繪聲繪影,擠出一個猙獰表情。
「不會阿!」大夥兒朗聲回答。
 
好吧……
一定有一個原因,讓我一旦飢餓起來,就失去身為人類的理智。
 
我上網搜尋「飢餓」的相關知識,得到以下資料:
飢餓時的種種症狀,大部分跟血液中「血糖值」的降低有關;當血糖值過低的時候,人會出現「疲倦、發冷、身體發抖、情緒低落、注意力不集中、暴躁易怒」等等症狀。
 
記得好幾年前健康檢查時,我的血糖值數據偏低,我問醫生這樣算不算身體上的毛病?
醫生只是一笑,淡淡的說:「其實也稱不上毛病啦,大部分的女生,都有血糖偏低的體質。」
 
賓果!
難怪我認識的大部分女生朋友,都有「肚子一餓,人就翻臉」的傾向。
嘿嘿,這下子我可理直氣壯了,關於飢餓時的種種「餓行餓狀」,要怪,就怪我體內不爭氣的血糖數值。
 
「說到底,都是體質惹的禍啦。」我得意洋洋的對情人高聲宣佈,順帶拿翹的補上一句:「以後,為了你的人身安全,可千萬不要讓我餓到阿。」
 
 
又是十分鐘過去了。
眼前的車潮,依舊沒有任何疏通順暢的好轉跡象。
我用一種極度飢餓的猙獰表情,死瞪著緊握方向盤、一臉無奈的情人。

此時,車子裡面瀰漫著一種戲劇性的氛圍,片名是:活人生吃。
 
「我強烈懷疑,妳們這些用血糖值當發飆藉口的女生們,根本純粹是因為個性差吧?」
曾經有一個「身體耐餓耐操」、「性格堅強忍讓」的女性友人,對我提出此種懷疑論。
我當下心虛的連連駁斥:「才不是咧,像妳這種高血糖的異類女生,根本不了解一般人被血糖操控的無能為力感。」

對方大笑幾聲之後,用一種充滿包容和理解的表情看著我,我則繼續死命撇清「一切都是個性問題」這種沒有根據的推論。
 
 
眼前仍然是長長一條凍結似的車潮。

該死,我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,想起與友人之間的那段對話呢?
難道,這就是所謂的「迴光返照」……
 
終於,車子緩緩的移動了。
 
「我先去停車,妳趕快去買吃的。」情人鬆了一口氣,速速擬定最有效率的餵食計畫。
我一聲不吭,眼中充滿昂然鬥志,眼前一區區發著亮光的小吃攤,全部都是我預定攻佔的城池。開了車門,快步前衝,耳後還傳來情人的聲聲呼喊:「欸欸欸,我等下去哪裡找妳阿~~~~」
「去最好吃的哪一攤啦!」我不耐的回頭爆吼。
 
 
動物園裡掛滿「請勿餵食」的善意叮嚀,女人們不耐飢餓的體質,卻需要配上「保持餵食,以策安全」的另類標語。

讓「餓女變成惡女」、「小白兔變成猛禽」的最終原因,究竟是因為血糖,還是個性?
關於這一點,天不知地不知,你不知但我知。
 
 
可以確定的是:
真相,是一個不能戳的秘密。
 
就讓血糖值,去承受一切莫須有的罪名吧。
 
 


 
獨笑笑,不如眾笑笑,動動你的食指,感謝你的推薦!
 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