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年前,有一次,情人在我房間不小心打翻了一杯水。
不知怎的,只不過是一攤水,卻讓我瞬間失控發飆。
 
「你搞什麼!」我暴怒的對他吼叫:「我不知道跟你說過多少次,不要把杯子隨便亂放!」
情人呆呆的看著我,臉上旋即湧出了滿滿的無辜和抱歉。
他以一種笨拙的手部動作,徒勞無功的阻擋水勢蔓延。
 
「你讓開啦!」我粗魯的撕開地板上的巧拼墊,慌亂的尋找可以吸水的毛巾:「我自己弄就好,你不要擋在這!」
 
一陣忙亂之後,地板被擦拭乾淨了。
好幾塊巧拼墊,濕搭搭的晾在牆角。
 
情人雙手捧著只剩下一點水的杯子,蹲在一旁看著我。
這時我才注意到,他眼裡有著無心犯錯的尷尬,還有一抹受傷。
 
瞬間,我從討厭他把水杯碰倒,變成討厭自己的反應過度。
 
「我再幫你倒一杯水吧。」我低聲的說,一邊伸手,明示他把杯子給我。
而其實,我真正想出口的是:
 
對不起,我根本沒必要發這麼大的脾氣。
 
 
情人懂得我的意思。
他看見我眼裡的氣焰消散了,看見我的臉色在盛怒褪去之後,顯現出難掩的疲憊。
他於是什麼都沒說,只是用釋懷的眼神看著我,然後接下我裝滿水,遞還給他的杯子。
 
那天接下來的共處時光,我心裡一直梗著一句對不起。
然而好脾氣、不善計較的情人,絲毫沒有跟我討句抱歉的意思。
我終究沒有主動拉下臉,為我的暴怒失態,說聲對不起。
 
我警告自己,以後,不要再為類似的小事情失控。
同時暗暗猜想,情人是不是也在心裡警告自己,以後,千萬不要在我房間弄翻水杯。
 
回想跟情人相處的點滴,我確定:

愛情,的確會讓人放肆。
 
面對著深愛自己的人,人容易變的恃「愛」而驕。
 
面對父母,是如此的。
十幾歲的時候,我常跟媽媽吵架。
現在回想起來,當時的我膽敢如此囂張,多多少少,也是因為在意識的深層,我知道媽媽是愛我的。
 
不管我再怎麼張牙舞爪,眼前的這個人,都會這麼愛我。
所以,放心的擺出不良姿態。
 
長大了,對父母的態度變了。
有時依舊會不耐煩,但已經捨不得再對爸媽擺臉色,因為知道:
 
爸媽再怎麼愛我,也是會受傷的。
 
面對情人,我原生的急性子,常常露出狐狸尾巴。
多多少少,也是因為心裡明白,這個人是深愛自己的,於是就像得著了「特准任性」的VIP卡一樣,心裡想什麼,臉上就寫什麼。
 
一邊提醒自己,脾氣要更好。
一邊期待對方,連自己不美好的樣子,都一併接收。
 
如果那一杯水,是朋友或同事翻倒的,我不但不會生氣,還會趕忙安慰對方:「沒關係,真的沒關係。」
這麼一想,突然對情人感到十分抱歉。
 
恃「愛」而驕,是普遍現象,卻非良好現象。
 
前陣子,有個朋友告訴我:
某天,丈夫幫她整理電腦,卻不小心清除了她的個人資料夾。
 
「天阿,怎麼辦……」她老公盯著電腦螢幕,整個傻住了:「連垃圾桶裡面也找不到了。」
朋友上前去檢查,才發現自己多年來儲存的各種資料、照片、文件全部都被淨空了。
 
朋友安靜著,思考了一會,轉頭對丈夫說:「算了,刪都刪了。」
丈夫懊惱不已:「那些東西不是都還沒備份嗎?」
朋友點頭。
「這些資料,對妳來說很重要不是嗎?」丈夫不敢相信,她居然不會生氣。
「那些資料是很重要,不過沒關係。」朋友淡淡一笑,說:
 
雖然資料不見,但是你還在。
 
 
愛情可能讓人驕縱,卻也是最好的赦免理由。
我想那一刻,這個男人一定真心覺得,自己娶到了一個天使。
 
 
 
 
 
 
感同身受,就請推一個唄……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