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哪,我都能看到麻雀
 
馬路、車頂、公園、樹梢……
小小的褐色身影,出現在城市各個角落。
 
小傢伙擺頭晃腦,神色機伶,你要是朝牠挪近個一、兩步,牠馬上拍翅飛開。
也不飛遠,只是拉開和你的距離,然後繼續唧唧渣渣,蹬跳覓食,不時偏頭打量你。
 
我曾在歐洲的廣場前,撒著跟販子買來的鳥飼料,吸引鴿子。
 
那些鴿子成群成群的來,啪啦拍啦集體拍著翅膀,陣仗驚人。
不是每個人,都喜歡讓這些有爪有喙、隨時會噴出屎尿的生物,離自己這麼近,有的女生在一旁看著,臉帶驚懼。
 
我卻開心極了。
 
飼料往地上撒,鴿子就會往地上去,壓根把丟飼料的人當成空氣;所以我把飼料留在掌心,讓鴿子把我當成人行電線桿,滿滿佔據兩條直伸的手臂。
 
有食物,牠們就親近你,這是歐洲鴿子的性格。
有食物,牠們依舊提防你,這是台灣麻雀的堅持。
 
小時候,不信邪。
捏了麵包屑,咕咕怪叫,試圖吸引麻雀。
想當然爾,沒半隻上勾,這才讓步,手一攤,把緊握的麵包屑往腳邊扔,麻雀還是不來;最後失望的走了開去,麻雀這才彈跳而來,叼起麵包屑,箭一樣往路邊住家屋頂飛去,徒留不甘的我,仰著頭,在地面上跺腳。
 
也試著養過麻雀。
 
從樹上鳥巢抓下來的小麻雀,嘴邊都還帶著黃。
也不知是因為幼鳥不好照顧,還是因為麻雀天生屬於大自然,無法甘於被人類飼養;總之,養一隻死一隻,養兩隻死一雙,活脫脫成了造孽。
 
長大後,再不幻想自己可以跟麻雀有什麼好交情。
既不餵食,也不試圖豢養,只遠遠的看。
 
我發現,麻雀是聰明的。
他們對人類,自有解讀。
 
知道人類危險,不宜靠近,於是選擇走避,管你大人還是小孩,看到人類輪廓,馬上啪啪飛開。
 
貼近人類,除了那麼一丁點殘食渣仔,似乎也沒其他好處。
 
你不也看到了,街上缺耳朵的、斷腳的,不都是和人類最親近的狗兒?
貓,則世故聰明多了,牠們通常冷眼觀察你,而不冒然親近,所以貓通常也活的比較不狼狽,比較優雅體面。
 
關於這一點,麻雀和貓雖然是死敵,卻有著共通的生存哲學:
要在城市裡生存,就不能太信任人類。
 
 
眼前的小公園,一個媽媽陪著小男孩溜滑梯。
幾隻麻雀降落,喳喳細聲,吸引了小男孩的注意。
 
小男孩丟下滑梯,童言童語的嚷著:「媽媽,小鳥耶!」一邊邁開不太穩固的步伐,朝麻雀奔了過去。
當然,麻雀就跟對待幼時的我一樣,機警的從小男孩面前飛離。
 
小男孩轉頭,對媽媽嚷:「小鳥都不見了。」語氣帶著失望。
媽媽上前,蹲下,安撫的說:「沒關係,牠們飛到前面而已。」順著媽媽的手指往前看,果然,那幾隻小傢伙,又落了地,東看西啄。
 
小男孩仰著小腦袋,問媽媽:「那小鳥在幹麻?」
媽媽的回答很可愛:「牠們在找東西吃,還有跳舞阿。」
 
 
兩公尺外,獨坐在蹺蹺板上的我,偏著頭,也笑了。
 
 



Ps照片和文章一點關係都沒有,嘻~
 去年到京都玩,在店家前拍了幾張「很努力弄出雜誌fu」的照片。
 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