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個月後,我跟樂樂開始正式交往。
朋友們知道我交了一個護士女友,莫不一臉羨慕的說:「欸,可愛的小護士耶,阿杰你真是走運!」是阿,我的確覺得自己很幸運,跟小護士樂樂在一起的每一天,都快樂的不可思議,我甚至覺得,這次遇上的是我的真命天女。
 
誰知道,樂樂居然會是個「超級控制狂」!
 
大部分的天災發生之前,都會有預兆。
聽說快要有大地震的時候,昆蟲啦、青蛙啦、蛇啦之類的生物,會提前感應到災難,然後大批大批的從地底、深山、河水裡奔逃出來;現在回想起來,樂樂的「重度控制狂」正式爆發之前,的確有那麼一點點徵兆。
 
有一天,接近下班時間,我接到樂樂的電話:「待會我去公司找你,我們一起回家好嗎?」她甜滋滋的說。好阿,當然沒問題!我笑答。樂樂任職的醫院距離我公司大約半小時車程,她下班的時間比我早,等她從醫院出發到我公司樓下,我差不多也剛好下班。
 
工作一整天,累的像脫一層皮,一下班就可以馬上看到樂樂的笑容,對我來說比什麼提神飲料都來的有效。從此只要樂樂值日班,下班後她就會直接到公司找我,我們一起搭火車、一起吃晚餐、一起消磨晚上的時間,窩在我家看電視也好,到街上逛逛也好,她很黏我,我也甘之如飴。
 
有一天,我所說的「災難前的徵兆」,終於發生了!
 
「阿杰,我晚點到公司等你喔。」樂樂按照慣例,在她快下班的時候打電話給我。
剛巧,那天有一個很要好的同事過生日,大夥兒約好一塊去唱歌。「今天不能一起回家耶,我要跟同事一起慶生,」我說。手機那端的樂樂,突然不講話。「樂樂,妳也可以ㄧ起來喔!」我愉快的邀請她。「……」她還是悶不吭聲,我這才覺得不對勁。
 
「我不准!」樂樂的聲音傳來,語氣冷的像冰。
「咦?」我一愣。
「我說,我、不、准!」樂樂咬牙切齒的對著我咆哮。我有點錯愕,過了好幾秒才回過神:「樂樂,不要生氣好不好,我們幾乎每天都一起回家,今天就先讓我參加這個聚會,而且妳也可以ㄧ塊來阿。」我柔聲安撫她。
 
「到底是你同事重要,還是我重要?」
電話那端,她的聲音幾乎呈現尖叫狀態,我ㄧ頭霧水、反應不及,突然,她把電話嘟的一聲切斷了。等我再回撥,她已經關機了。
 
當天我還是依約去唱歌了,只是從頭到尾我都覺得心裡很不踏實。電話裡的樂樂,好像完全變了個人似的。終於結束了心不在焉的唱歌聚會,我回到家,立刻撥了通電話給樂樂,撥通了,她卻不接。
 
為了我下班後沒跟她一起回家,她足足一個禮拜不理我。我又哄又討饒的,好不容易才溶化她臉上的寒霜。「我不管,我要你發誓!」樂樂嘟著嘴撒嬌:「以後你只能陪我,你的時間都是我的,你不可以把我擺在別人後面。」我搖搖頭,包容的笑了:「傻瓜,這種事情還用妳說嗎?妳當然是我心裡最重量級的人物囉。」
 
現在回想起來,傻的根本是我!
 
我居然沒有察覺到樂樂性格中的極端成分,還以為這份佔有慾,是因為她太愛我、太需要我。樂樂依舊常常來公司等我下班,為了讓她安心,只要是下班後的同事邀約,我一概婉拒。
 
但是漸漸的,我發現事情不對勁了。
樂樂在醫院值班的時候,只要有休息時間就會打電話給我,但在公司總有做不完的事、開不完的會,有時候我不方便接手機,等到手上的事情告一段落,拿起手機一看,才驚覺上面的未接來電數量,居然顯示十通、二十通、甚至三十通以上!
 
這分明就是傳說中的「索命追魂CALL」!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o be continued......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