終於,我忍不住跟她說了:
「妳不要連續打那麼多通,如果我沒接電話,就表示正在忙,不方便。」
沒料到下一秒,樂樂甜美的聲音突然變的暴怒刺耳:「先接個電話,跟我說你正在忙,會死是不是!」我也不高興了:「樂樂,妳不要無理取鬧好不好?」
樂樂的情緒完全爆炸了,她對著我大吼。:「還說什麼你眼中只有我!你根本全部都在騙鬼!」
 
從此,手機對我來說,變的比炸彈還要恐怖!
我必須無時不刻留心樂樂有沒有打來,有時候才不過開會半小時,回頭一看手機,就會發現螢幕上高達數十通的未接來電;當然,全部都是來自樂樂!
我懷疑自己已經罹換了重度的「手機恐懼症」,只要手機一響,我就會感覺心臟一陣揪緊、頭皮隱隱發麻。
 
「嘿,老哥們,自從交了女朋友就從人間蒸發啦?」某天,一個認識多年的好友打電話給我:「大家好久沒有聚聚了,明天一起吃個飯吧!」我正打算說好,卻感覺有人揪住我的衣服,轉頭,是本來正在一旁看電視的樂樂。
 
「不要去……」她扯住我的衣擺,皺起眉頭,用嘴形對我下達無聲的指令。
「我想去,我帶妳一起去。」我壓住電話聽筒,低聲對樂樂說。
「我才不想去!」她的眉頭樂擰越緊了:「你給我馬上回絕掉!」她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。「哈哈……我…」對著電話,我乾乾的笑了幾聲,支支吾吾的推託:「我看什麼時候比較有空,再回電跟你約啦。」
 
掛掉電話之後,我跟樂樂大吵了一架。
原來,她在交友網站所寫的個人資料中,「喜歡小動物」那一項,字字不假!
她真的很喜歡小動物,而且巴不得把小動物用鐵鍊栓在她旁邊,一分一秒都不能離身……唉,而那隻受虐的可憐小動物,就是我……
 
好男不跟女鬥,我實在不喜歡跟樂樂吵架。
每次她一發起飆來,就像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的難纏孩子,哭鬧怒罵威脅叫囂樣樣不少,弄得我神經衰弱、招架不及。
戰鬥能力不高的我,總是不爭氣的棄械投降、高舉白旗。
 
樂樂不喜歡任何人來刮分「我跟她的相處時間」。偶而,她會突然佛心大發,願意跟我一起參加朋友的活動;但在聚會中又從頭到尾擺一張臭臉,弄得氣氛無比尷尬。搞到最後,我既不想帶她參加朋友的聚會;又不能丟下她單獨赴約。
 
我的社交生活就這樣被她強硬的「排外條款」,硬生生劃分成ㄧ座孤島……
 
有好幾次,當我說「我要開車載我媽去買菜」、「我要陪我爸去醫院看病」,樂樂居然也照鬧不誤。我已經精疲力盡,連跟她吵都沒有力氣了:「妳要講理阿,難道我連家人都不用照顧了嗎?」我虛弱的說。
 
「我的理智可以接受你要照顧家人,」沒理,照樣不饒人,她振振有詞的說:「可是我的情感不能接受,你把我排在別人後面!」這什麼跟什麼阿?我仰天長嘯,嚎出一陣不平之鳴,然後接著,又是連續好幾天的冷戰熱吵……好幾次,當我不經意的瞥到鏡子,都會被自己的臉嚇一大跳!
 
怎麼眼前的這張臉孔,看起來雙頰凹陷、印堂發黑、頭罩一陣黑雲?
 
我終於確定,樂樂交友檔案上寫的:喜歡喝酸酸甜甜的飲料,指的根本是:
「醋」!
不管是活的東西,諸如:朋友、同事、親戚,或是沒有生命的東西,諸如:電視、網路、雜誌,只要是會佔據我注意力的東西,不管死的還是活的,樂樂全部無法忍受。
 
最扯的是,有一次我爺爺出殯,我們全家戴孝跪在靈堂,法師正在前方誦經,當我隨著口令跪拜的時候,突然聽到手機鈴聲響起,那聲音來自後方,從椅子上的包包裡傳來。
「一叩首、再叩首……」師父大聲的念著,「嘟嘟嘟嘟嘟嘟……」手機鈴聲也響個沒完,我跟家人一起跪在地下,一邊跟著儀式進行,一邊冷汗狂冒收聽著瘋狂打來的手機鈴聲,整整二十分鐘,儀式沒停,手機鈴聲也沒停……我、已、經、受、夠、了……
 
儀式中場休息,我抓起電話,對著樂樂大吼:「妳也太離譜了吧!我明明跟妳過今天是我爺爺的法事,妳還這樣狂打電話!」樂樂的聲音比我更凶:「你不會先接個電話,告訴我你現在不方便嗎?」「接?全家人都跪在地上妳是要我怎麼接?」「不要找藉口!如果有心,你就會想辦法接!」
 
士可忍,孰不可忍,我已經快被她搞瘋了。
提分手?我當然想提分手,可是每當我一說出「疑似分手」的「開場白」,樂樂就馬上演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威脅戲碼,甚至還想跟我「飛車同歸於盡」!
雖然我已經忍無可忍,卻又怕她真的做出傷人傷己的傻事,我們的關係於是就這麼ㄧ拖再拖。

唉,苦海無崖,何處有岸阿……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