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跟人之間的距離,很微妙。
 
像一株又一株的含羞草,不遠不近地相鄰排列。
 
有時候。
在某些情境,或事件的烘托之下,我們突然和某人貼的好近。
毫不費力地,一齊敞開心房。
 
然而,那個情境,或事件一旦過去,我們瞬間又拉得好遠。
微妙的心裡距離,抽象,卻又無比具體。
 
遠了。
就是遠了。
 
回天乏術。
 
含羞草一旦闔上葉片,就吝於再開啟。
人和人的親密感,一旦冷去,就很難再加溫。
 
 
 
 
 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