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說。
女人的頭髮,長到一個程度,就會自己生出靈魂。
 
每當你的手,溫柔地撫過它們。
聽到了嗎?
我的每一縷髮絲,都在齊聲輕嘆:
 
愛我,多一點。
請再,多一點……








 
被你牽過的手,從此,再也無法容忍落單。
這算是一種,什麼樣的病症呢?











離別之後。
有你的記憶,開始緩緩地,褪去顏色。
 
只記得,曾經深深愛過某個男孩。
你的唇齒溫度、微笑弧度,卻漸漸成黑成白,失去彩度。






所有不被允准進入的場域,都該用黃色膠條,不友善地封鎖住。
為何記憶,卻總是門戶洞開?
 
每每不慎踏入。
總讓我疼的,逼出淚來。










光和肌膚,玩起親吻的遊戲。






想念,成了一個透明而晶瑩的秘密。
串上鍊子,掛在胸口。
 
一戴,就是好幾個年頭。












車窗外,世界兀自快轉。
轟隆隆,把躺臥在軌道上的舊日時光,集體碾碎。






月台上。
人們聚合、揮手、離散,然後彼此想念。






或是。
彼此相忘。





我偷偷地,把從你房間窗戶望出去的景致,複印在記憶裡。
 
那是一方狹窄的天井。
終年黯淡,連光線都吝於造訪。





竊取,和你最親近的景致。
然後慎重地,把它收納在腦海中,最珍貴的地段。

便於,日後的反覆懷念。
以及,冗長的自我折磨。






現在。
和你一起偎在客廳裡沙發上的,是什麼樣的女孩呢?
 
她會否蜷在你膝上,溫順似貓?
或是,在你沈睡的時候,用指尖,輕拂過你的睫毛……
 
當你半寐半醒之際,是不是,曾經將她誤以為是我?
就算只是一瞬間,也好。
 
我需要這種無意義的,可笑虛榮。











噓。






這是一場。






隱匿而無聲的。






貓樣把戲。





昂起脊椎。





故作優雅。






全世界,沒有人會知道。












我的心臟上,都是。
洞。




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