咪和老爹去大陸玩,家裡沒大人一個多禮拜了。(我很幼稚,所以還稱不上是大人)
 
「要每天傳簡訊來報平安喔。」出國前,老媽憂心忡忡的交待。
「我不要。」我推翻的很順。
 
「為什麼?」老媽有點受傷似的。
「因為,如果是每天都要傳,一不小心忘記了,你們就會擔心,」我自有一番說辭:「如果是兩、三傳一通,我比較沒壓力。」
 
老媽欣然接受了。
 
他們搭飛機的那天,我不在家,沒能親自揮手帕說掰掰。
也沒能親眼「見證」,每次她和老爹一起出國,在出發之前,必然會發生的緊繃情節。
 
「計程車已經快到了,妳趕快把行李先拉到門口,不要再摸東摸西了!」老爹拔高聲音,氣急敗壞的。
「好啦!」老媽一臉慌亂的應。
 
嘴巴說好,身體卻很不誠實。
老媽永遠可以在出發前的幾分鐘,突然想起一些「明明不太重要,但不弄又覺得心不安」的事情來忙。
 
EX:
洗一條抹布、一個碗之類的。
把「現在不吃,幾天後應該就會熟透爛掉」的水果,胡亂塞進塑膠袋,打算帶去機場硬把它們吃完。
 
諸如此類。
 
有時候,計程車都在外面粗爆的迸出喇叭聲了,我媽還在弄這弄那的。
把氣氛搞得很千鈞一髮。
 
不知道這次出門前,有沒有又來這麼一段? :P
 
 
這幾天,跟老媽老爹維持著「兩天一封簡訊」的報平安模式。
「老爹老媽,家裡很好,愛你們喔。」第一封。
「老爹老媽,我們很好,玩得開心喔。」第二封。
「老爹老媽,一切都好,你們注意保暖喔。」第三封。
 
真是一點創意都沒有,用詞也好貧乏喔。
虧我還出過兩本書。
 
「其實我好想你們!」
其實我想說的是這句,但是太肉麻,說出來感覺自己好弱。
而且,搞不好還會讓老媽產生「讓女兒一個人看家,她會不會覺得空虛覺得冷?」的擔憂,而敗了玩興。
 
所以,做罷。
 
等他們回國,到家,我再給他們來個大擁抱就好了。
關於溫情,我比較喜歡live版的。
 
老媽他們回的簡訊,非常踏實,但也沒什麼創意。
而且,老爹大概不知道如何在輸入中文的時候,把注音符號也鑲嵌進去。
 
所以,我會收到這樣的簡訊:
 
「女兒謝謝了我們都很好廈門天氣很好一切都美好注意安全老媽。」
 
缺了標點符號的句子,必須讀個兩、三次才能意會。
還真是有個人風格的簡訊阿。
 
 
另外~
這幾天,我想起小時候,曾經幹過的一件蠢事。
 
主謀是我。
幫兇是藕子妹。
 
那時候我們國小一、二年級。
有天,老媽不在家。
 
「我們來幫媽媽擦地好了!」不知道誰心血來潮,突然提議。
「好阿好阿!」另外一個人附議。
 
不就擦地嘛,能捅出什麼簍子?
 
「用抹布擦,好像不夠乾淨耶?」非常煞有其事的,兩人熱烈地討論起來。
「阿!對了,不然,我們用洗的好了!」我靈機一動。
 
要洗,當然就要先打濕地板。
 
於是,我跟藕子妹,開始在地上潑水。
用漱口杯,容量太小了,我們乾脆直接用臉盆裝水,一盆又一盆的潑。
超high的。
 

然後,家裡淹水了。
然後,我媽回來了。
然後,我們被揍了。
 

這是這麼一段「無心,但真的蠻欠揍」的白癡往事,哈哈。
 



 
大家小時候也幹過什麼被大人狠狠修理的蠢事嗎?
來分享一下吧。
 
 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