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來她們交往了快兩年。
和所有戀人一樣,她們有過無數的爭執,也享有各式的甜蜜。
怎麼結束的,至今C也不完全明白。
 

問題不在於她是不是愛月光,而是,她能不能夠愛月光。
 
一對戀人沒有辦法永遠牽彼此的手,當她們看不見未來的時候。
在我確認她與月光相戀的那個晚上,我輾轉難眠,心中感到難過。
我已經預見了C會承受的苦,我知道她那皆為人師的父母會有什麼樣劇烈的反應。
C和月光的愛費了她很大的力氣,她肩上承受的不只是愛情本身的重量。
C永遠也無法忘記當她說要分開時,月光臉上的神情。
 路燈下,倆人沉默著。
月光的淚水安靜的爬滿臉頰,她沒有伸手去揩淚,只是疑惑的微微歪著頭,
好像奇怪自己怎麼會站在這個地方,奇怪眼前的怎麼會是C。
 
那是一種茫然、傷悲,複雜到無法解讀的神情。
 
C在她的注視下幾乎有種死去的錯覺。
最後月光轉身走開,留下C。
 
 
留下C一個人,還有一種病。
 
月光轉身離去的瞬間,帶走了C體內一種叫做愛情的器官。
從此C再也沒有辦法愛上任何人,男人、女人。
 
 
室內依舊黑暗,身旁的C突然笑了出來。
 
「其實失眠也不錯,我多了好多時間。」
「唉,妳啊…….」我一時之間竟說不出話來。
「失眠後,我才知道,原來日出是這麼的美,每天的天空都有不一樣的顏色。」
「妳白天上班有力氣嗎?」說真的,這點我很為C擔心。
「嗯,還可以,天亮後可以睡著一、兩個小時。」
 
之後又是一陣好長的沉默。
 
「好像有點冷,要我把窗戶關小一點嗎?」我細著聲音問。
 
沒有C的聲音。
 
「睡著了嗎?」我輕輕用肩膀碰了一下C。
她沒有回話。
我知道她睡著了。

 
這個晚上,我卻失眠了。







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