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妳失眠多久了?」
「四個多月了…….」
「有去看醫生嗎?」  
「有」
「醫生怎麼說?」
「沒說什麼,給了我一堆安眠藥……」
 
黑暗中,我沒再問什麼,只是凝視著漆黑的天花板。
身旁的C也安靜了,和我看著同一片黑。
 
我和C並肩躺著,就像唸書時一樣。
 
以前我總愛到C家過夜。
淡橘黃色的牆壁,木質書桌上整齊陳列著裝飾物,
C的房間溫暖而細膩。
我喜歡她的房間,裡頭總充滿了耐人尋味的小東西:
泡在酒瓶裡膨脹的洋梨、
在國外海邊拾到的,刺蝟般的乾燥植物、
畫著塗鴉的牛皮筆記本…….

我總愛一樣樣翻看著C房裡的新玩意,一樣樣的問她由來。
我們無話不聊,像聽故事似的,張著耳朵聆聽對方的聲音。
記得有一次,C幫我剪頭髮。
 
我秉著氣息看她手裡的剪刀在我髮間進出。
喀嚓一聲,一截黑髮落地,
喀嚓一聲,一截黑髮落地……
  最後我對著鏡子圓睜著眼,
無法相信,眼前那頂著一頭怪髮的傢伙就是我自己……
「妳不喜歡嗎?」C問,語氣裡有著小心。
「……..」我沒辦法出聲,
只是盯著鏡子裡奇怪的女孩,然後再盯著一地的碎髮。
「其實,」C伸手順了順我的頭髮,「只是剛開始看不習慣而已。」
 
我皺了三秒眉頭,然後突的爆炸出哭聲。
 
C睜著眼睛,握著剪刀傻住了。
我咬著嘴唇壓抑住哭聲,眼淚卻掉個不停,
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,滲到糾結成團的黑髮裡。
  C沒再安慰我,只是看著我的頭好一會,
然後安靜的拿起掃把收集碎髮。
我們沉默的躺上床,
我抓著棉被背對C,她也不說話。
 
那天晚上是我們話說的最少的一晚。
 
天亮時,窗外刺耳的車聲擾醒了我,
我翻了個身,看見身旁躺著C。
 
和我一模一樣髮型的C。
 
我的睡意瞬間消散,登的一聲翻身坐起。
C被我的動作擾醒了,半睡半醒的唔了一聲。
「妳的頭髮怎麼了!」

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
她昨天還是長髮披肩的,現在卻像中了惡咒似的和我有著一式一樣的髮型。
「唔…..昨天半夜剪的….」C愛睏的半睜開眼,答的理所當然。
「妳昨天在我睡覺的時候剪的?」
「嗯….怕吵到你睡覺,我到浴室剪的…..」
「為什麼要這樣,妳的頭髮留了這麼久……」我幾乎心疼的尖叫起來。
 
C的眼睛終於完全睜開了,她頑皮的看著我。
 
「因為這是我看過最棒的髮型,我想和你一樣。」
 
「天啊!這下子變成兩個醜八怪了……」我哀嚎著捲進棉被裡。
C開懷的大笑起來,我裹在棉被裡慘叫。
 
往後幾年,C幫我剪過很多次頭髮,
她的技術越來越好,
我卻怎麼也無法忘懷她替我剪的第一個髮型。

 
那是我這輩子最美的髮型。





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