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跟妳講一件很好玩的事情,我有一個弟弟耶~~」
麵店裡,朋友D先生突然從臉盆一樣大的碗公裡,
抬起頭說了這麼一句話。
 
態度稀鬆平常,好像他說的話是「我昨天買了一個玩具模型哩」,
或是「我昨天吃了豬排飯喔」之類的不痛不癢的話題。
 
 
「咦?親弟弟嗎?」我眼睛一睜,半條海帶剛好卡在喉嚨。
 
「嗯,親弟弟喔!」
D先生呼嚕呼嚕吸了一口牛肉湯頭,彷彿說的是別人家的事。
 
「哪冒出來的弟弟啊?」
反倒是我興頭來了,丟下筷子湯匙,狗仔嗅到八卦似的窮追猛問。
 
「同父異母的弟弟,我沒見過,不過只小我一歲喔!」
「嘖嘖!你老爸亂搞!!」我搖搖頭,送他一個「你們男人喔…..」的表情。

 
「對阿,我老爸差不多三十年前捅出這個簍子,
我媽媽當時撂下狠話,說絕對不可能讓這個偷生子進入家門,
結果我爸爸把他送到瑞士,從此這個事件成了我們家"不能說的秘密"!」
 
「那你又怎麼會知道呢?爆點是怎麼發生的?」
我腦中出現「玫瑰銅鈴眼」、「藍色蜘蛛網」的俗爛橋段。
 
 
 
可能D老爸某天喝醉,然後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對D先生說:
「兒子啊~~~我對不起你老媽~~我也對不起你,還有---
我更對不起你"弟弟"!!!」
 
然後D先生驚訝萬分的說:「爸!!你說什麼???」
D老爸繼續老淚縱橫:
「其實,你有個弟弟!在三十年前某個月黑風高的夜晚~~我~~~」
 
然後D先生應該雙手摀住耳朵,大喊~~不!!我不信!!
然後D老爸嘗試掰開他的手,大吼~~你冷靜下來聽我說~~
然後D先生雙手掩面奪門而出,邊跑邊喊~~不~~這不是真的~~
然後留下D老爸伸著抓不到兒子的手掌,頹然跌坐,
然後鏡頭拉遠,D老爸老朽的身影漸漸淡出模糊,
然後悲傷的背景音樂悠然的響起……
 
「兒子啊!你其實有個弟弟」此類家庭悲劇--嗯,要說鬧劇也可以,
爆點應該要這樣熊熊炸開,
這樣才夠晴天霹靂,才夠造化弄人,才夠扣人心弦。
 
 
然而,我還來不及從想像中回神,
D先生的回答已經暗示我,我當導演還不如繼續當導師。
 
「就有一天,我剛好到我家樓下吃便當,吃完很飽走在路上,
剛巧我老爸迎面走來,我跟他說:嗨~~老爸~~」
「於是我老爸也很輕鬆的跟我說:嗨~~兒子~~」
「吃飽沒阿?老爸問我。我笑笑說吃飽了~~」

 
爆點哩??爆點在哪?
這鋪陳也太平淡了!聽的我耐性漸失!
 
「接著我老爸就用很隨性的口吻說:欸,你其實有個弟弟耶~~
 老爸三十年前在外面有了你弟弟,他現在已經三十四歲了,
 這幾天他要從瑞士回台灣,要不要大家碰個面吃吃飯?」
 
「我回答OK阿,有空的話大家吃個飯也無妨。」
D先生懶懶的塞了整顆滷蛋到嘴裡,講話含含糊糊的。
 
 
哇!!現在是怎樣??是我太大驚小怪了,
還是這個年代,大家的心臟都已經變的異常強壯?
家裡莫名其妙迸出個妹妹弟弟,大不了吃個飯認識認識,
你的老爸其實也兼任別人老爸,了不起拍他肩膀說聲老爸辛苦了。
 

「你爸爸也太會演了吧?來這種高招~~~故作無事,走裝傻路線~~」
身為女性,我真不知道應該拍手,還是拍桌!
 

「男人嘛~基於"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"的使命感,加上狩獵天性作祟 , 絕對是"有種盡量播,有妹不放過"!」

D先生對著我微笑,表情裡看不出狡黠,只有滿滿的誠實和無辜。
 
「你要說的"種族繁衍理論",我已經聽過一萬遍了,不必重複!」
我斜睨了他一眼,毫不客氣的打了個大呵欠。
 
 
身為女人,我理智上了解,
男人們真的「不是故意」老是滑出軌道,
情感上卻我巴不得自己有一萬隻腳,
好給全天下「情非得以」的男人們,每人一記奪命美腿踢!

 
「貝兒,妳知道的,很多時候不是男人愛玩遊戲,
而是上帝賦予我們男人不得不玩遊戲的劣質基因!」

D先生聳聳肩膀,一副「不好意思,我們男人就是這種生物」的坦然表情。


 
「基因決定我出軌」。
這大概是全天下最完美的犯罪理由了。
 
女人再怎麼義憤填膺,迴旋踢也不敢飛到上帝他大老爺的面上;
不過起碼,我們的鞋子尺碼,絕對可以毫不客氣的印在我們男人的臉上。












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