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向不愛看偶像劇。

不喜歡的原因,除了天生血液裡嚴重缺乏浪漫基因,再來也嫌男女主角長相太夢幻、嫌人物設定太矯作、嫌劇情發展太芭樂。

對著電視螢幕,我總忍不住嗤之以鼻:
世界上哪有這麼巧合的事情。

你愛上的居然會是你從小失散的哥哥或妹妹。
你愛的人一定會很衰尾的出車禍,導致他喪失記憶之類的。
你愛的人身邊一定會有一個心機超重的第三者。
你愛的人一定會癌症———而且一定只能得血癌。
喔~~絕對不會得直腸癌、口腔癌、子宮頸癌,否則簡直太沒有美感了。

還有一件事情對我來說十足的煞風景:
女主角在這一集病危躺在醫院,妳抓著面紙一把鼻涕一把眼淚,然後冷不妨廣告切入畫面, 馬上看到她生龍活虎的代言衛生棉、沐浴乳、化妝品。
代言一切可以賣的東西。

好不容易營造出的情緒,馬上像翻倒在地板上的奶油蛋糕,稀巴爛成難以辨識的尷尬形狀。


然而,我曾經看過一齣教我終生無法忘懷的愛情劇。
沒有光鮮主角,沒有華麗場景,但卻真人真事真實上演。

多年前我到澎湖遊歷,參觀當地的「趙二呆美術紀念館」。
這個畫家的名字其實我是聽過的,誰會在自己的名字裡面加個「呆」字?也只有藝術家才會有這種自嘲式的幽默。
趙二呆的作品隨性而簡單,筆觸樸拙踏實,就跟他的字號一樣。

紀念館是趙二呆生前的居所。
一樓展示作品,二樓則是他的寢居空間。
床鋪、衣櫃、書桌無一更動,整個空間保存成二呆生前的原樣。

進入他的寢居空間,其實瞬間心裡不是很自在。
空氣中溫暖飛揚的落塵,床鋪上整齊疊放的棉被,一切都讓我有種錯覺:
好像這人其實還活著,只是出門去了。

我像個不速之客,小心翼翼地瀏覽他的生活空間。

一幅幅大大小小的相框,整齊的掛在牆上。
相片裡,老畫家擁著老妻子,眼裡全是幸福的笑意。

一起游泳、一起散步、一起旅遊……每一張照片裡面,老畫家的手都緊握住妻。
好像她是他今生唯一的答案。

最後一張照片,妻躺臥在病床上。
老畫家閉著眼睛,俯身吻著妻的額頭。
乾癟的雙手展開,努力抱住妻的身軀。


老妻因癌症而憔悴的臉龐,綻出了溫柔笑意。

我知道最後她仍是離開了他。
他攤在桌上未完成的書信,都是寫給逝去的妻。

剎時我以手摀面,淚如泉湧。
在那些照片前,我感到羞赧。
我不懂什麼叫愛情。
我是真不明白。


再漂亮的情愛,放到這些照片前都顯得寒傖。

我站在掛滿照片的白牆前面,感覺到一種難以言喻的無地自容。
之後我看過很多愛情片,但是眼淚的爆發額度,怎麼也抵不過當天的嘩啦奔流。


溫熱的液體,匯流成無聲敬意。
對老畫家、對愛情。
對此生,我怎麼也不明白的奧妙人心。
 
 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