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阿塞的下班和假日生活,很顯然並沒有咕嚕的加入,因為跨出了公司的倉儲部門後,咕嚕很少是甦醒的。
睡眠是他的人生大事,佔據了他的生活大餅圖約百分之八十。
當阿塞揉著眼睛在電腦螢幕前接受美女圖的美好灌溉、或是無聊的狂按電視遙控器,當作手指頭復健活動之時,咕嚕正好都像蠶一樣捲在棉被裡,沒日沒夜的睡成一團肉球。

「你幹麻這麼愛睡阿?」阿塞問過。
「可能正在轉大人吧。」咕嚕打了個大哈欠,懶洋洋的回答。

蠶有破繭而出變成肥肥的蛾的一天;可是不管咕嚕從棉被裡鑽進鑽出多少次,依然永遠睡不飽似的眼神恍惚。
 
「介紹一下妳的朋友吧。」咕嚕很投入的咳完嗽,定定的往我身旁看。
不消說,阿塞一定是用「貝兒會帶個正妹一起看電影」為誘因,才把咕嚕從棉被裡拉到真實世界。
米蒂穿著連帽運動外套,短棉裙下面延伸出穿著黑絲襪的長腿。

看的出來咕嚕的甦醒程度正在飆高。
果然正妹在陽界和魔界,都有一定程度的吃香。

「我的高中同學,米蒂。」我簡單介紹。
「米蒂小姐妳好,很高興認識妳,我的親朋好友們都稱呼我為小吳尊,我平時的興趣是冥想―─」
「李安耶!」阿塞指著咕嚕後方,喜出望外的大喊。
「蛤?」大夥兒反射性的轉頭看過去。

視線調回來,咕嚕臉上有一個跟阿塞的拳頭等大的凹痕。

離電影開演時間還有十幾分鐘,阿塞跟咕嚕到販賣部張羅食物。
「終於見到了傳說中的男主角,」米蒂壓低聲音,促狹的對我眨眨眼:「殘而不廢的阿塞。」
「毒舌評審,妳給幾個燈呢?」我順勢探聽一下「Discovery大草原哺乳動物求偶特輯」女主角的專業意見。

米蒂慵懶的搖了搖母獅子的長尾巴,遠遠瞧著正在排隊買爆米花的阿塞。

「好人。」米蒂沉吟了好一會,就說出這麼簡單一句。
 「就醬?」我寧願米蒂爆出一席狠話,那起碼表示阿塞有進入她的視線範圍。

這種輕描淡寫、沒啥好說的表情,說穿了是另一種形式的徹底否定。
就好像面對微生物、細菌、灰塵等等物質,你無關痛癢的聳聳肩攤攤手,因為它們的存在感對你來說壓根就是零啊!

至於好人一辭的定義,根本就無須再多去詮釋。
「你人真好」這句話,是一種被女性大量使用的民間生化武器。
當這句話被拉開保險栓,呈拋物線投向標的物,瞬間就會冒出大量無色無臭的朦朧氣體,乍看之下還有乾冰似的柔化修飾效果,讓識相的男性趁著濃霧四起的時候趕緊退場。
事實上,此種生化武器的真實成分是另外四個字:

你人真鳥。

好人,意義同等於鳥人。
而且不是在天際翱翔的帥氣老鷹,也不是天地一沙鷗的浪漫歸鳥;而是屁股胖呼呼的笨拙鴿子,傻不隆咚的滿地找飼料。

「恩,好人。」米蒂重複一次。
「還有呢?」我揪住米蒂的肩膀,不死心的追問。
「眼睛沒張開的好人。」
 阿塞已經儘量把XS號的眼睛,努力撐大成S號的眼睛來用了,他的眼皮已經無愧於心了,無奈還是躲不過米蒂的正妹法眼。

「還有呢?」我死纏爛打。
「無懼世人目光,勇於把上衣紮在褲子裡的好人。」

對從事時尚工作的米蒂來說,阿塞穿衣服的方式,簡直就是一種對別人眼睛的自殺式攻擊。
關於這一點,不管我再怎麼擅長睜眼說瞎話,也找不出任何理由可以幫阿塞辯白。
「時間差不多了,該進去囉。」阿塞突然現身,手裡又是爆米花又是可樂的滿滿一堆,身旁的咕嚕虛弱到只剩下拿四根吸管的力氣。

唉。
我從阿塞手中接過飲料,若有所思的咬住吸管,讓大量的可樂沖刷喉嚨。
黑漆嘛烏的電影放映廳裡,阿塞很認真的吃爆米花;米蒂三不五時偏過頭來用氣音跟我討論劇情;咕嚕則非常符合我的預設,睡的又香又甜。

出了電影院,阿塞因為看不太懂劇情而表情茫然,咕嚕充分補了眠所以精神抖擻,我跟米蒂則猛討論易先生到底有沒有對王佳芝付出真感情。
一行人轉移陣地往輕粥小菜店舖前進,打算來個宵夜。
輕粥已過萬重山。
還真是莫名其妙的店名,我們邊嘖嘖稱奇邊就座。

阿塞小心的把小魚乾炒花生米往左移,然後再把皮蛋豆腐往右推,騰出空間放上一張紙。
他特地列印下來給大家過目,給匡宇的回信。
 
 
教主您好:

我是阿塞。
您托付貝兒交代我的幾個問題,我花了幾個晚上的時間很認真的思考。
我打開我的生活容器的蓋子,發現裡面只有一大疊正妹照片、一個電視遙控器、還有厚達兩公分的灰塵以及一隻蜘蛛。

應該要重新裝潢我的世界了。
在這裡先跟您報告一下我的裝潢草圖:

一、運動白痴專屬之運動計畫:
我沒什麼運動細胞,但是我會先從不用技巧的跑步開始。一週三次,說到做到。

二、絕對不翹課的進修計畫:
這個部分我想了很久。有點棘手。
大學的時候我主修企管,不過說真的,畢業過後我就沒有再學過什麼東西了。
我特地去救國團拿了課程表來研究, 裡面包羅萬象什麼課程都有。扣除掉我跳起來會讓別人想吐的課程,諸如肚皮舞、拉丁舞、還有需要穿高腰褲的國標舞,我選擇了商業行銷課程還有英文會話課程,這兩門課程看起來挺實用的,我打算先嘗試看看。
另外我訂了三種雜誌,內容五花八門包羅萬象,我會花時間一一消化,好更新我腦袋裡萬年如一的資料庫。

三、正妹圖片戒癮計畫:
這個部分有點難度。
畢竟她們陪伴了我這麼多年,馬上就要此一刀兩斷從此了無瓜葛,似乎有點絕情。
男人不能絕情,我媽媽從小就交代我。
我打算用漸進的方式慢慢減輕成癮症狀,希望最後可以達到不依賴正妹圖片,也能覺得世界很美好的境界。

另外一個重要的問題:我欣賞的人,以及我勝過他的地方。
我的偶像是唐納川普。(你知道的,以錢包鼓起的程度而言,哪個男人會不把唐納川普放在眼裡?)

我絞盡腦汁找出自己勝過唐納川普的三個地方:

一 我的髮量比他濃密三倍。
二 不只是髮量,我連髮質都比他好十倍。
三 我會說流利的中文,他肯定不會!
 
我會加油的!我要當自己人生的騎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阿塞敬上




~~to be continued~~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