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很想出書。

終於,我的願望轉了個彎,以一個「幾乎跟原意很像」的姿態,砰的一聲,即刻實現。
我還沒能出一本屬於自己的書,但卻終於能「在書中出現」。


事情緣由是這樣的:

某天,一個自稱是出版社的人,說它們要出一本「自拍工具書」。
計畫在無名小站邀請三十個女生,一同分享自拍心得。
「貝兒老師,竭誠邀請妳參與這本書。」對方在我的版,留下這麼一句。


立刻,我的情緒版圖迅速分裂成「三分之二的興奮」,以及「三分之一的遲疑」。

興奮的是:
喔喔喔,太妙了,終於碰上「在書中出現」的珍貴機會了。
而且而且,可以混進一堆正妹之中,也算是快事一樁。

遲疑的是:
大部分的人氣自拍相簿,都要有三寶假睫毛、放大片、致命的溝。

因為笨重的教師身分,加上本身容易感覺不自在的性格使然,導致我的相簿,一個「寶」都沒有。

會不會,等到我興沖沖的舉手說:「我要!我要!!」
對方卻又猛然驚醒,帶著一臉「小姐,抱歉我們找錯人了」的尷尬表情,跟我說:
「恩…是這樣的…我們已經找到了更適合的人選,」乾乾的,不好意思的笑:「要不,等下一回,我們出版社推出”全台臭臉女老師圖鑑大全”,再找您一起合作,您說好嗎?」

該死,我生平最討厭勞動的差事了。
到時候,還要自己挖地洞鑽進去遮羞,豈不是太辛苦了!


我深呼吸,再深呼吸。
足足深呼吸了三天之後,才做了決定。

「我很樂意參與。」我故作從容的,回了短短一句。


幾天之後,城邦的編輯主動跟我聯絡上了。
我交了二十張自拍照片,應要求填寫了一張自我介紹表格,然後很快的,忘記這樁讓我又喜又羞的邀約。

一個多月之後,下班回到家,我發現一個厚度看起來很像書的包裹,突兀的躺在桌上。

「怪怪,這是啥東東?」我拿起長方形的神秘包裹,心裡嘀咕:「最近明明沒在網路上買書阿……」拆開包裝,幾個大字躍入眼中。


人氣滿載的自拍系女孩。

咦咦咦,這不是我之前參與的出版企劃嗎?
翻翻翻,馬上翻,有耶有耶,我有成功混進耶!

「老媽、老爹,我有出現在一本書裡面耶!」我馬上抄起書本,跑到樓下現寶。

老媽老爹迅速戴上老花眼鏡,頭挨著頭,往書本湊去。
「書裡面好多女生喔。」老爹慈祥的說。我明白,他的意思是:「妳人在哪?我根本看不到。」
「這個是我。」我聊表孝意的伸出食指,往紙面上一戳,翻過幾頁,再戳:「那個,也是我。」

「不錯不錯,這樣也算出書了。」老媽一臉欣慰,老爹在旁邊喜孜孜的點頭。
他倆位老人家知道,這兩年以來,我想出書想瘋了,這下子,不費一絲一毫力氣,就能跟出書這件事沾上一丁點邊,也算是小小的喜訊。

三個人,就這麼開心了一個晚上。


書本,我翻閱過了。
內容簡單、實用、清楚明瞭,比我想像中的更好。

把「自拍」這個看似簡單的行為,細細分出很多類別,也理出了很多秘訣。
對於很想拍出漂亮照片,卻又沒法迅速抓到竅門的女生來說,有不小的參考價值。


在填寫問卷的時候,有這樣一個題目:

對妳來說,何謂成功的自拍?何謂失敗的自拍?

我的答案是:
成功的自拍,是拍的比自己美一點,但還是很像自己。
失敗的自拍,是拍的比本人醜;以及,拍的比本人美太多,根本不像了自己。

只要具備良好的化妝技術,外加充足的自拍經驗;對每個女生來說,要拍出漂亮的自拍照,根本不是難事。

難的是,又美,又真實。


好玩的是,先前,跟出版社的編輯msn的時候,我們衍生出以下對話。

貝兒:「悅君,你們在無名挑選自拍女孩的時候,內部有起過爭執嗎?」
悅君:「沒有阿。」
貝兒:「怎麼可能?男生和女生的挑選眼光一定差很多的嘛。」
悅君:「關於這一點,我們內部已經先做過溝通了,加上這次大都是由女編輯來
   挑,所以大家意見還蠻一致的。」
貝兒:「呼,好險……」
悅君:「什麼好險?」
貝兒:「好險,這本書不是讓男編輯群來挑照片,不然,本來好好的一本自拍教
   學書,一定難逃被搞成『世界海溝攝影全集』的命運。」
悅君:「哈哈哈,很有可能喔。」


在此,感謝城邦文化,積極又細心的悅君編輯給了我這個快樂的參與經驗。
同時感謝無名正妹相簿的扛霸子,R小編(他有在本書中提供一段訪談),沒有他,就沒有這麼多的正妹自拍;沒有正妹自拍,千千萬萬隻飢渴的眼睛,就沒有眺望的方向了。

如果有女生想增強自拍功力,也可以參考「人氣滿載的自拍系女孩」一書。
讓每個愛美的女孩,大家手牽手心連心,一起奔向浩瀚的自拍國度吧!(遠目)



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