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記住,千萬不要對男人太好!」
一個和男友交往多年,最近卻遭逢劈腿的朋友,忿忿的對我說。
 
我能了解她的怨恨。
在一起那麼久,她對男友的付出,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潦草的交代過去。
 
待在廚房又熱又忙,空著肚子張羅餐食,只為了先餵飽等在餐桌旁的男友。
男友的社交生活,她不干涉,只參與,男友的每一個朋友都喜歡她這個稱職的好女友。
偶爾發發脾氣,耍點小任性也是有的;但她知道分寸,從來不咄咄逼人。
 
男友也是疼惜她的。
兩人牽著手走了好長好長一段,互信互愛,篤實相依。
 
「我就是因為信任他,才放心讓他到外國遊學,」朋友咬牙切齒,眼裡的血紅色澤,既是失望、也是心痛:「沒想到才短短幾個月,他居然跟當地一個女生搞上了,回了國,還跟她繼續保持聯絡。」
 
朋友聽著男友,眉飛色舞的訴說著異國生活的點滴。
他在那裡,認識了好多好多朋友,見識了好廣好廣的世界。
「這女生,我跟她特別投緣,」那是一張大合照,裡頭有東方臉孔、也有西方臉孔,男友指著相片中一個女明眸皓齒的女孩,說:「他把我當成哥哥,我待她,也像妹妹。」
 
回國後的好幾個月,男友依然沉浸在出國的雀躍感之中,時不時提起在國外遇到的種種種種;當然,也用順帶的口吻,反覆提起那女孩。
 
「事情爆發之後,身邊朋友都笑我怎麼那麼遲鈍,」朋友苦苦的笑了:「大家都說,我之前太相信他了。」
 
 
其實,不是我太相信他。
而是,我太相信「我們」。
 
朋友說出這麼一段話的時候,視線盯著前方,眼睛裡卻是一整片空白。
那是一種遺失了某種重要的東西,絕望茫然的表情。
 
「要不是有一次,他躲進書房偷偷摸摸的跟那女生講網路電話,剛好被我經過聽到,我不知道還要被他瞞多久。」說到這,朋友狠狠啐了一口:「什麼叫把她當妹妹?根本是我把當白痴!」
 
不要對男人太好,他們會吃定妳。
 
朋友的心情,像一張被惡意刮壞的黑膠唱片。
她跳針似的,又對我重複了一遍。
 
 
曾經,我也聽過類似的說法。
只是說這話的人,從女變成男;控訴的對象,則從男變成女:
 
不要對女人太好,她們會吃定你!
 
ㄧ旦你讓女人予取予求,她就會騎到你頭上。
一旦你讓女人習慣被疼愛被呵護,她們就會逼你永遠讓步。
一旦你讓女人知道你死心踏地,她們就會把你的心放在地下,用高跟鞋踩個過癮。
 
 
愛情裡,誰不該對誰太好呢?
 
這個問題,恐怕永遠都沒有正解。
有的女人相信,見獵心喜是男人的天性;有的男人相信,得寸進尺是女人的天賦。
 
然而追根究底,其實男女都脫離不了人類既有的劣根性。
 
珍惜手邊擁有的,是一句陳年老話。
只有最容易被遺忘的基本道理,才會升格成陳年老話,由健忘的人們,時時刻刻彼此提醒。
 
 
不要對他太好?
不要對她太好?
 
要對情人多好,才不會有失愛情道義?
這份好,又要拿捏到什麼程度,才不會變成過度盛產,賤價出售的時蔬水果?
 
這恐怕跟自我克制「刻意幾秒呼吸幾次」、「幾秒眨眼睛幾次」、「幾分鐘消化幾克的食物」一樣,都是一種難以實踐的斤斤計較。
 
 
我只知道:
 
珍惜你的人,連你手中捧著的一顆小石子,在他眼中都是鑽石。
不珍惜你的人,就算你把星星摘給他,他也只會把你當猩猩。
 
 



 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也希望能跟更多人分享,請按下推薦鈕,謝謝。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