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好樣的,小哼這傢伙居然要結婚了。」
我看著喜帖內頁中,穿著西裝梳著油頭,正經八百的小哼,不禁啞然失笑。
 
沒想到小哼居然是我們三個之中,最早結婚的人。
咦,等等,說不定……
 
說不定大A也已經結婚了,只是沒有寄帖子給我;如果他真的已經為人夫,那新娘子又會是誰呢?
一個讓我又懷念又愧疚的名字,剎時浮現腦海。
 
陳之凝。
這些年,不知道她過的好不好。
不知道,後來大A到底有沒有追到她。
 
還是,她早已經披上白紗,成了誰的妻子。
 
太多的「有可能」、「不知道」、「很難講」,同時躍上心頭。
我揉揉後腦杓。小時候撞到地板留下的那塊疤痕,此時,隱隱抽著疼。
 
搔亂頭髮,甩甩腦袋。
不該想太多,都已經是這麼多年前的事情了。
學生時代換帖的哥兒們要結婚,焉有不到場祝福的道理?
 
就大大方方的,拎著紅包去吧。
 
 
婚期就在兩個禮拜之後。
我熟練地打好領帶,套上西裝外套,準時赴約。
 
進入掛著巨型水晶燈的飯店大廳,我循著海報的指引,沿著迴旋樓梯往上走。
一踏上三樓,我的動作嘎然停止。
 
不遠處,在禮金台之前,我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。
大A和陳之凝。
 
當年紮在後腦杓的短馬尾,變成了微捲的栗色長髮,陳之凝半側著的臉蛋上,笑瞇成灣月狀的眼眸,則和當年一模一樣。
 
大A則高壯了不少。
他挑著單邊的濃眉毛,不知說了什麼,逗得陳之凝咯咯輕笑。
 
「我要追到陳之凝。」我想起了畢業那天,在公車上,大A勢在必得的微笑表情。
情緒還來不及發酵,大A已經發現兀立在樓梯邊的我。
「嘿!看誰來了!」他驚喜地揮手,一邊快步走向我。
陳之凝的視線循著大A的動線,翩然降落在我身上;倏地,她臉上的「問號」,瞬間切換成巨型的「驚嘆號」。
 
大A抱住我,狠很地朝我的肩膀拍了又拍:「老兄,真是好久不見了!」
久別重逢的熱絡氣氛,暖流似地把人浸的薰陶恍惚,我爽朗地回了大A好幾記重拍,笑了又笑:
「要不是小哼結婚,還不知道何時有機會碰頭呢。」
 
從大A寬厚的肩膀看過去,三步遠的地方,陳之凝怯生生地站著。
馬尾消失了,此刻的她,失措地揉著自己的髮尾,一雙圓眼睛盛載著難以言述的複雜情緒。
 
「嗨,之凝。」我友善地對她笑了笑。她牽動嘴角,漾出一抹靦靦的笑意。
 
都過去了。
誰也不需要再為難誰了。
我心裡有一股微妙的釋然感。舒緩,而又微微傷感。
 
身側傳一陣尖銳的童音。
我轉頭,一個約末四、五歲的小男孩,哇啦哇啦地嚷叫著,一邊展開手臂攫住了大A的腿:「爸逼,我要搭飛機,搭飛機!」
 
大A彎下身子,一把將小男孩舉起來,往肩上一放:「好,小心,要起飛囉。」
登高望遠,小傢伙更樂了,他扭著身子,一雙小手伸向後頭的陳之凝,撒嬌地喊著:
「抱抱,我要抱抱。」
 
陳之凝兩步上前,踮起腳尖湊向小傢伙,柔聲哄他:「親一下好不好?一下下就好了。」
小人兒害羞了起來,把頭埋到大A的脖子裡,扭的像條小蟲兒。
 
那欲迎還拒的可愛模樣,顯然逗樂了陳之凝。
她興致更盛,眨巴著一雙大眼睛盯著小傢伙,非要討到屬於她的那一記輕吻:
「不給親親是不是?不給親親那我要呵癢癢囉……」說著,手作勢伸向小男孩的胳肢窩。
 
小男孩咯咯大笑,小蛇似地從大A的肩膀滑向胸膛,不住地撒嬌討饒:「不要,嘻嘻,不要啦~」
小傢伙好生忙碌,躲著扭著笑著,注意力陡然一轉,又對著一名走向我們的短髮女子,嬌聲啼呼著:「媽咪,媽咪~」
 
等等!
他叫她媽咪?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o be continued~
 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