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敢相信,現在的他,居然會這麼冷漠。
妳紅著眼睛,說。

以前,不管再怎麼忙,他總是會抽出時間和妳說說話。
不見得有什麼大事好聊,情人之間最大的交流本事,就是輕鬆甜蜜,瑣瑣碎碎的閒扯淡。
 
「剛才午餐吃的炸排骨,中間居然沒熟,肉還帶點紅呢~」
「隔壁同事請了我一杯拿鐵,沒想到那家連鎖咖啡店的東西還不錯喝耶。」
「家裡的貓咪又鬧脾氣了,出門前叫了牠半天,居然頭也不回……」
 
聊什麼,都好。
重點是,電話彼端,是妳和他。
於是,任何小事情,都顯得有趣生鮮。

現在,卻總是:
 
「在忙嗎?」妳說。
「恩,有點。」他回。
 
幾秒沉默。
「那……先這樣吧。」妳虛弱的說,儘量不讓自己的聲音洩露出失落。
 
妳一向不是個會把眼淚當武器的女生。
當妳偶爾忍不住哭意,扯斷拴住眼淚的那條細線時,他總是不捨。
「別哭了,好嗎?」他的眼神誠摯的,無奈的,深深地看向妳帶淚的眸子。
 
那是以前。
 
分手的當下,妳也哭了。
妳知道不該哭,但妳的眼淚像有自由意志似的,爭先恐後從眼眶裡竄逃出來。
他皺眉,沉默。
 
「不要哭了,好嗎?」終於,他說。不耐煩的。
 
一樣的字句。
截然不同的,他的神情。
 
撒嬌,耍賴,關懷。
妳失去所有愛情曾經賦予妳的特權。
他斬釘截鐵的收回一切,沒有商量餘地。
 
 
「你,還愛我嗎?」
 
這句,妳心裡清楚,最好別問。
 
避險,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。
明知道答案會是「不」,又何必傻到在自己的左胸口上,自找一記重擊。
 
其實,妳最最最想問他的,是:
 
「你,愛過我嗎?」
 
如果愛過,那現在怎會如此冷絕?
如果愛過,又怎麼可能把情份回收的這麼乾淨?
 
愛情,像一間曾經華美夢幻,專屬於妳的美廈。
某日,心變了;一眨眼,家徒四壁,滿室空盪。
 
揉眼再揉眼,錯愕。
 
今昔對比,冷熱相映。
妳感覺無比荒繆,無法相信何者為真。
 
 
「你,愛過我嗎?」千百個揪心疑問,集體揉成這一句。
 
親愛的。
其實不必問。
 
不管答案是什麼,都無法讓妳不傷心。
 
當他愛妳時,那份愛,是真的。
當他不愛妳時,那份不愛,也是真的。
 
愛情,從來不假。
只是,無法定格。
 
因為此刻的不愛,全盤推翻以前的種種善待。
無疑是讓自己苦上加苦。
 
 
「你,愛過我嗎?」
 
是的。
他的的確確愛過妳。
 
相信,當初彼此交換的那份情意。
接受,不再愛妳的,此刻的他。
  
 
遠處自有另一段幸福,等妳前往領取。
 
 
 

 
此文章同步發表於「席夢思臉書粉絲團」:
 
 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