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阿凡達已經上映了快一個月,不過,我上個禮拜才去看。
 
一方面,因為對科幻類電影一向興致缺缺(連超經典的哈利波特也勾不起我的共鳴,JK羅琳對不起了><);再來,也是一種唱反調的人性在作祟:大家都一窩風的搶先看,那我就偏偏要晚點看。(很莫名其妙就是了…)
 
在身邊朋友接二連三的推薦之下,我也心動了。
 
「欸,我們一起去看藍藍人吧!」我約朋友。
「什麼藍藍人,我還藍藍香咧。」對方吐嘈。
「好啦,反正一起去看阿凡達吧。」
 
要看,當然就要看最有話題性的「3D」版。
之前聽朋友說,有的戲院不會把眼鏡上的油漬和指紋擦乾淨,最好自己帶拭鏡布去。
自己帶拭鏡布?
想想,還是算了。我可沒那麼功夫,用面紙擦擦就好了;再不然,還有朋友的衣服阿。(喂)
 
 
劇情部份,大家應該都已經看過了?
不過,我還是簡單介紹一下好了:
 
在未來世界,人類把地球的資源榨乾了。
為了取得另一個星球的資源,科學家著手進行「阿凡達計畫」。
利用人類和當地人種「納美人」的DNA,混種出超大隻的藍藍人「阿凡達」,然後悄悄潛進潘朵拉星球,跟當地人慢慢混熟,好進行邪惡的侵占計畫。
 
男主角在指派之下,化身阿凡達來到異星球,卻漸漸被納美人「和大自然互敬相依」的自由天性吸引,甚至愛上了女族人「奈提莉」。
 
然後,嘿嘿……
貪婪自大的人類伸出邪惡的觸手,引爆了跨星球的戰爭……
 
 
故事很精采,畫面很壯麗,
but!
才剛演了五分鐘,我就開始有一種不妙的預感……
 
戴上了3D眼鏡,畫面立體歸立體,視線餘光卻有點模糊泛白,挺不舒服的。
以我坐船暈船、坐車暈車的遜咖體質來看,恐怕撐不到兩小時四十分鐘。
 
「你會不會覺得,有點暈阿?」我挨近朋友,低聲問。
「恩?還好啦。」朋友隨隨便便的回了我一句。看來他毫無異感。
 
十分鐘,二十分鐘,四十分鐘……
隨著劇情越來越精采,我的反胃程度也節節高升。
很想繼續看下去,又難忍已經滿到喉際的噁意,一心二用,真是……狠不酥湖。
 
終於,我忍不住了。
 
「不好意思,借過一下……」
我跨過一條條腿,感受到一個又一個被打擾的不耐煩眼神,摸黑走向廁所。
 
明明就很反胃,也出動了食指,卻什麼鬼都吐不出來。
對著馬桶,乾嘔了幾聲,只逼出兩行熱淚。
再耽擱下去,潘朵拉星球就要爆炸了(哪來這段?),我軟著雙腿回到座位,繼續投入劇情。
 
心裡暗暗盤算:待會如果真的要吐,我絕對會選擇座位的另一個方向離開。
連續兩次打擾同樣的觀眾,這根本是看電影時候不可赦免的重罪阿。
 
還好!
也許是逐漸適應了3D眼鏡的視覺效果,反胃的感覺降低到只剩一咪咪。
我安然無恙的看完了阿凡達。
 
很喜歡電影裡面,那些奇奇怪怪的異星生物。
各色大型的螢光植物、炫麗斑爛的靈鳥(挺像恐龍的)、還有一些四不像的有趣動物。
 
片中的角色性格,也讓觀眾產生了奇妙的認同感。
剛開始看到高大、藍身、細腰、貓鼻貓眼、留著一頭細辮子的納美人,只覺得古怪滑稽。
看到後來,卻覺得他們纖細強勁的姿態,美極了~
尤其是憤怒時候,皺起鼻頭、露出小虎牙的嘶吼模樣,整個充滿迷人的野性阿……
 
女主角敢愛敢恨、驍勇又專情的性格,我也很喜歡。
(附上她的美照多連發)









 

不過我比較好奇的是,有個男配角在最後的大混戰之中槍,失去了控制阿凡達的能力,從轉換艙中驚醒,翻身摔下地板。
後來,他人哩?
 
是昏了,還是逃了?
貨櫃實驗室被疤面軍官打爆的時候,毒氣也入侵室內,怎麼不見他來幫男主角解困?
 
 
朋友懶洋洋的回答我:「那不重要。」
「什麼不重要?明明就有沒交代清楚阿!」我可是認真的。
「他只是個配角,不重要。」
「可惡。」    

(麻煩知道的朋友,留言幫我解惑吧)
 
 
看完了阿凡達,心情愉悅,有值回票價的暢快感受。
人一開心,行為就會有點古怪。
我情不自禁的拿起頭髮,企圖塞進朋友耳朵。
 
「幹麻阿妳?」他閃開。
「跟你締結關係阿。」我說的是片中的靈鳥。
「妳白痴嗎?」
「阿嗚~~~~」招換靈鳥的聲音。
 
 
白痴心得:
一、身為納美人真好,那個星球顯然沒有體重問題,每個人都爆瘦。
二、髮梢妙用無窮!
 
 
 
 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