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,就收到滿滿一大箱冷凍宅即便,來自老媽。

 
自從搬來南部,雖然住家附近餐廳攤販多的要命,我卻一直沒找到好吃的廣東粥;問題,出在湯頭。
好吃的廣東粥,湯頭一定得用大骨高湯,普通的清水呼攏不了味蕾,就算用加入再多皮蛋和瘦肉,滋味還是顯得單薄。
 
以前,住在北部娘家,附近有一家粥店,湯頭和調味完全符合我的要求,我每週都得吃上一、兩碗,幾年下來也沒生膩;現在吃不到了,夫家附近也找不到能與之匹敵的好粥,我開始動起自己熬大骨湯來煮粥的念頭。
 
母親,永遠是孩子的聖誕老人。
孩子放在嘴上的願望,她們會放在心裡的正中央位置,隨時惦著,等在適當的時間「碰」一聲的施展魔法,滿足我們一切想望。
 
「大骨湯會不會很難熬?」我問過老媽兩次。
心裡動了念,行動卻卡在懶字上,一下覺得市場有點距離(明明騎車三分鐘就到了)一下又覺得家裡沒燉鍋,不知道電鍋足不足以擔當這個重責大任……
 
這事就這麼擱著,當老媽打電話來,說她要幫我寄熬好的高湯過來,我嚇了一小跳。
「這樣妳不會很麻煩嗎?」這樣大費周章的折騰老媽,我真心覺得不忍:「而且,運費應該不便宜吧。」
「不會啦,我去問過了,兩百七十塊就可以寄一箱。」老媽朗聲宣布她的決定:「而且,上次妳不是帶了一些我包的水餃回去,後來又說吃不夠嗎?我順便幫妳再寄一些過去喔!」
 
一直到宅即便把東西送來,我才知道這份禮物有多澎派。
大大的厚紙箱裡,放著五罐冷凍高湯、三大袋蝦餃、好幾包綜合堅果、葡萄乾、蔓越莓、一大包海帶芽、兩盒芋頭紫飯米、一大盒哨子肉燥、一卷細麵條、一包羅漢果……
 
打到這裡,其實我莫名的想哭。
這些都不是什麼百年難得一見的珍貴食材,可是天底下,會大費周章去做這樣的事的,真的,就只有母親。
 
食材寄來之前,老媽跟我通電話,我跟她說:「老媽,我突然想起三毛的一篇文章……」
 
那篇文章裡提到,爸媽心疼三毛遠在異國,總是千里迢迢為女兒寄來包裹,裡頭塞滿國外難以取得的台灣食材。有次,三毛收到冬粉,還騙荷西說這是雨,荷西不信,她繼續亂掰,說這是結在樹上的雨水結晶,採下來處理後就變成台灣人常吃的冬粉。
 
老媽聽我說完,笑了笑,好像有點不好意思。
 
總之,我突然百分之百體會到三毛打開箱子時的心情。
原來,愛,可以放到箱子裡,被寄到任何地方。
 
台灣民間有個有趣名詞,叫做「女兒賊」;意思是嫁出去的女兒,回到娘家總會順手拿點吃的用的回自家。
這行徑像賊,但大部分父母都被「偷」的心甘情願。
 
我個性裡的「女兒賊」天性比較稀薄;可以自己買的,我總覺得不需要從家裡拿;再者,拖著行李箱南北移動,越「偷」,負荷越沈,我自然是不愛的。
 
雖然我天性不喜做賊,老媽卻自願當「內賊」,把家裡的物資數十里迢迢的運往女兒住所。
 
原來,兒女們都是賊,偷了父母的心,讓他們心甘情願,傾己所有的付出。
那份愛,太沈,我從來就不覺得自己這輩子還的了。
 
 
做賊的,多少都有些心虛。
只是,「兒女賊」的那份心虛裡,沒有畏罪,只有濃濃的「欠」意,和謝意。
 
 
 

 
 
創作,是為了把美好的一切輻射出去。
喜歡貝兒的文章,請幫忙分享到臉書,謝謝喔 :)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